行业动态

Industry news

“互联网之父”Vint Cerf谈在线隐私、Google Glass及未来图书馆建设

日期:2013-07-15  浏览次数:349

分享到:

Vint Cerf是 “互联网之父”、图灵奖获得者。他与Robert Kahn一道领导TCP/IP协议的研发小组,为ARPANET成功开发了主机协议, 使ARPANET成为第一个大规模的数据包网络。Vint Cerf目前担任Google公司资深副总裁兼首席Internet专家,负责评估新创网络技术,支持Google创新技术及开发因特网先进产品和服务,是Google公司在互联网界更重要的代表人物。

上周,Vint Cerf参加了英国《卫报》在伦敦举办的年度科技峰会(Activate conference),在这次峰会上,他谈论了很多关于互联网的事情,如在线隐私问题、Google Glass以及图书馆的未来等等。

在线隐私

在“棱镜”事件影响还未淡去的7月,没有什么话题比在线隐私更值得讨论了。 “棱镜”事件的爆发,引发了很多人对在线隐私的关注,我们现在生活所依赖的互联网是否安全,能否保证人们的生活隐私、安全隐私问题,我们不得而知。

Cerf表示:“互联网更初只是一群有相同爱好的怪才们建立的一块自留地,但当它流转到公众手中时,它所面对的基本就是所有人。因此,我们就会就面临与普通人群一样的问题。”

双重认证

“有一些技术手段是可以用来提升网络抵御各种攻击的能力的,比如密码学就是经常被提到的一种解决方案,但这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说是能够完全不存在问题的。”Cerf表示。

Cerf了解过很多更常见的保护用户在线隐私的方法,包括选择可靠的密码。但他对双重认证这种方法有特殊的偏好。

Cerf认为双重认证虽然比较烦人,但实际上它的安全性是优于那些可重复使用的密码。

“我刚刚来到伦敦,我还准备办一张英国巴克莱银行发行的信用卡。办卡的时候,你们都知道银行会送给你一个‘reader'(类似于国内银行提供的U盾),当时我在想,‘这是个什么玩意?'。现在我明白了,它就是一个双重验证的产品,我对它印象非常深刻。而实际上,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很多人的确正在使用它,因为多带件物品的烦恼远没有到难以接受的程度。”

信息加密

由于“棱镜”事件的影响,人们对互联网的未来开始产生焦虑,互联网的发展应该是怎样的?政府部门之所以能够获取、访问如此多的个人信息,原因有两方面:首先,越来越多的数据被存储在云端;其次,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参与分享自己的信息。

纽约市立大学新闻学教授Jeff Jarvis在与Vint Cerf的对话中表示,他担心当公司被严格的控制、人们开始越来越怀疑“云”以及他们数据被管理的方式时,会有很大的力量反对这种行为。具体的说,“当谷歌能够读懂我的电子邮件,并给我发来登机牌时,这很美妙”,但是,这些东西都加密了吗?

“通常情况下,在信息输送的过程中,我们更乐意为它们加密。”Cerf表示。

“当信息在系统内部时,经常是没有加密的,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查看用户的日历,可以预测用户在某一个时间会去什么地方。但我们努力确保所有的信息都是孤立存在的。我们也会加强对认证用户的关注,这样来保证错误的用户不会得到别人的数据。这也是双重验证很重要的原因。”

Cerf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但如果我们的所有数据一旦上传之后就被加密会怎么样?这才是真正的难题,如果信息数据开始就被加密了,这对我们今天所使用的很多在线服务来说将会是灾难性的事件。

“我不确定在系统内部将所有东西都加密是一种聪明的行为,”Cerf表示,“如果用户不授权我们在免费应用中提供服务,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个人角度来看,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我认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应该是一种非常细致的体系结构,那意味着‘一旦你进入盒子了,你就是安全的'。并且,在确保信息被保护好之前,不要随便走出盒子。”

互联网、光纤以及Google Glass

Cerf被称作是“互联网之父”,他是互联网发展史上的关键人物。那么,假如互联网诞生于1472年,Verf的感觉会如何?

“一个噩梦,我们无法保持其稳定性,我们也无法保持持续增长及保证人们的安全。”Cerf表示,“我会担心这些,甚至因为这些事情失眠。”

“而另一方面,我是一个工程师,所以,我也喜欢存在这些问题。工程师们喜欢有问题,这样他们就可以去解决它。”

Google Fiber目前已经在Kansas City地区试点,这是一个建造高速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实验性项目,将会大大提高互联网的进步。“人们将会发现,在合理成本下,这种高速系统将会是可以被建造的。”Cerf表示。

据Cerf所说,真正的下一件大事,将是有关于计算机如何提高人类智慧。“这是Doug Engelbart所希望实现的事情,他自己也努力的去建立一个系统来做这样的事情。”

“Engelbart在1968年旧金山举行的美国秋季计算机会议(FJCC)上,用其发明操作一台25英里之外的192KB原始大型机。这个历史性的一幕震惊了同行,后来还被拍成了电影。人们将这次演示称为“所有计算机演示之母”,因为未来几十年的计算机技术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源头。”

而在现在,更确切的例子莫过于Google Glass,它或许将能够进一步推动计算机提高人类智慧的发展,Google Glass将会成为人类的伙伴,而不仅仅是配件。

“你的头上戴着一台电脑,看你所看听你所听,能观察你的手势,还能够访问所有互联网的内容。”Cerf说到。

“所以,这个事情在你的生态系统中,将会扮演着推动者、合作伙伴以及实现者的角色。”Cerf继续说到,“在某些时候,戴着Google Glass指着某个东西说‘那是什么?'或‘能翻一下这个菜单吗?我不说保加利亚语'是非常合理的。对一台电脑说我们想要做什么,而不是向电脑键入命令,是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情。虽然我们没有完全达到那个水平,但我们越来越近了。”

图书馆的未来

与报纸行业相比,在人们如何访问信息上谷歌已经产生了一个难以估量的影响。

由于智能手机和搜索引擎的应用和普及,实际上大多数琐碎的小问题都能够在几秒内得以解决。

当被问及他对“未来”图片馆怎么看时,Vint Cert称非常关注未来信息将通过什么方式储存和世代相传。书籍,如果看了之后,可以传承好几代人,但这种信息保存技术随着时间的流失越来越令人担忧是否会有少许损坏或腐烂。

Vint Cerf称:“你根本不知道我是多么渴望图书馆的概念是不会消失——因为它太重要了。但问题是,图书馆要想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就必须要面对保存材料以及越来越多的数字内容上的挑战。

“现在用数字化手段保存这些文化信息让我真的很担心,我害怕更后他们都变成数字垃圾。”Cerf继续说到,“这意味着,你有许多信息并且也保存了上千年,但你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意思,因为用来解释它们的软件并不再是可用的,或者并不再是可执行的,甚至你也没有一个平台来运行它。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从微观层面来说,那些从大学或中学流出来的软盘或者Zip磁盘现在看起来非常多余。虽然它们不是完全无法访问,但我们需要不厌其烦的从中获取信息。并且,从过去几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数据中提取信息,会有一个真正的风险,就是会随着时间的变更失去很多信息。

可能在短期内我们会更关心图书馆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样的大概念。对于你我来说,它可能仍然是一座水泥建筑中充满了纸质书籍。而在更抽象的层次上,它应该是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访问的信息库。

“我们需要保持一个概念,就是这个地方是用来积累、保存、组织以及管理信息的。”Cerf表示。

“因此,有一些人觉得,好吧,这全部都是数字的,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运行谷歌索引。我并不认为这种观点正确。”他说,“我认为一个整体的基础设施,不仅是创建,而且要运行下去,以确保我们已经数字化的知识能够长期的保存和反复利用。否则,我们将慢慢失去所有的人类知识。”

转自:CSDN